「收破烂的」何以能站到了哈佛讲台

摘要: 杨昌洪说,“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,在农村这片土地上,教育是什么?”杨昌洪在哈佛演讲台上发问,随即他给出了自己的

杨昌洪说,“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,在农村这片土地上,教育是什么?”杨昌洪在哈佛演讲台上发问,随即他给出了自己的见解,“教育没有拒绝的权利,教师没有嫌弃的理由,不嫌弃、不放弃、不抛弃每一个学生。”




哈佛大学的演讲台上,来自贵州的校长杨昌洪的演讲结束,台下的听众们纷纷站起来鼓掌。杨昌洪赶忙鞠了一躬,准备离开讲台,但台下掌声仍旧未停,听众们也没有要坐下的意思,杨昌洪又立即鞠了两个躬。直到主持人上台,听众们才坐下来。


 “这是自己第一次听哭了的会议,别的不多说,暑假一定要到贵州这所学校调研一下,之后尽自己所能帮助。”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研一新生朱筠说。


“周围好几个人在流泪,包括我,我觉得这是触碰到听众内心的讲座。”正在美国塔夫茨大学攻读博士的苏少冰感觉非常骄傲,这是中国传统教育家的风范。


▼ 杨昌洪哈佛大学演讲 



杨昌洪的故事,要从去年他在哈佛大学教育论坛上发表讲演说起。


去哈佛大学演讲之前,我还是有些自卑,我们学校简直太简陋,连个围墙都没有。可是到了哈佛之后,我就释然了,这个国际上排名第一的大学,也没有围墙...


这个让哈佛教育论坛的台下听众流泪、为其「站起来鼓掌」的讲演人,真正的让大家认识到贵州有一所专门接收差生学校。


01


 决心做一个「收破烂的」人 


贵州老家的一位母亲,她的孩子没有考上高中,老师责备他,父母埋怨他,他就离家出走,在社会流浪,帮小偷把风等。


这位母亲经过努力把孩子找回来了,却无力改变。她找到杨昌洪,「你不是教师吗,请你帮助我们可以吗?」

  

我连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,都无能为力,那么做教师有什么意义呢?」杨昌洪说。

  

于是,杨昌洪在 21 岁那年,决定辞去在贵州省广播电视大学第二教学部团委的职务,创办一所专门招收问题学生的职业学校。


杨昌洪说:这所学校 80% 的学生都是问题学生。


记得每年招生时,我一所学校一所学校地去询问:‘你们学校有你头疼的学生吗,或者成绩让你非常失望的?’经常被一些中学校长称为‘收破烂的人’。


招收的学生中,有非常叛逆的,也有吸烟、偷窃的,还有学习能力特别差、很自卑的。


杨昌洪想让别人眼中的问题学生,在他的学校里待满三年后,变成好学生。

  

然而,摆在杨昌洪面前的现实是,办学并不是那么简单。除了办学资质,最让这个年轻校长头疼的就是办学场地。

  

从 2004 年办学至今,杨昌洪的学校已经换了 5 个地方。废弃的营房,是学校的第三个校址。


此前,学校地址曾设在师大后山和贵阳近郊,每个地方待得都不足一年。


杨昌洪至今记得带学生连夜搬学校赶路的场景。2005 年的一天,深夜 11 点,老师们领着学生步行 10 多个小时,学生们的脚全都磨出了血泡。


在废弃的旧营房,女生睡二楼的木板床,大通铺一字排开。下雨的时候,女生们甚至要用脸盆接水。


一楼的男生和老师们一起,打地铺睡觉。「每次看到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下睡觉,心里觉得特别酸。」杨昌洪说。


看到营房的破旧,杨昌洪一度觉得学校再也办不下去了。他决定把学费全部退还给学生,让他们重新选择学校,或者推荐到另外一所出名的国防军校就读。


然而,没有一个学生愿意走,他们说:「杨校长,无论你在哪里,我们都会一直跟着你,直到毕业。」


听到这样的话,杨昌洪这个坐站腰都挺得笔直的男人眼眶湿润了,「是他们让我办学有了新的动力。」


02


 叛逆学生到骨干教师 


陈诺是杨昌洪学校的一名骨干教师,你根本无法想像,几年前的她,生命色彩一片灰暗。

 

2006 年初中毕业,因为沉迷网络游戏,陈诺差几分与高中失之交臂。父亲为了让她能够进入高中学习,托关系让她进了实验班。


在这样的班级中,她与其他同学的差距逐渐显现,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,她选择退学工作。

  

一次偶然的机会,陈诺的父亲听说了贵阳行知科技职业学校(杨昌洪的学校),坚持送她来到这里,但是叛逆的陈诺无法适应管理严格的学校生活,以自杀威胁父亲要离开学校。

  

事情惊动了杨昌洪,他把她叫到办公室,先给她倒了一杯水。令陈诺惊讶的是,在办公室遇到的情形和她往常的经历大不相同。


初中时她是办公室的常客,不是站着就是趴着,不是趴着就是蹲着,被罚被打像吃饭一样寻常。

 

看出了陈诺的紧张,杨昌洪便把她带到了操场上聊天。更加出乎陈诺意料的是,杨昌洪没有劝她留下来,而是从她身上寻找优秀的品质加以点燃。看到陈诺性格开朗,普通话说得好,杨昌洪鼓励她做主持人。


这样的「待遇」让陈诺第一次感到了尊重,接下来,她用心去做每一件事情。从班干部做到建校以来第一位女学生会主席。


「如果我没有遇到校长,我的人生将是两种结局,要么成为所谓的生意人,要么成为社会底层的坏人。」陈诺感激地说。


2012 年 6 月,毕业的陈诺放弃贵阳市稳定的工作,选择返回学校,做了一名普通教师。


她带着满腔热情投入到教学当中,用亲身经历感化与她的过去有着相似影子的学生。


「学校的情况比较困难,校长请不起专业教师,就算请得起,恐怕老师们也受不了与学生同吃同住的艰苦。我回来可以帮助他分担一些工作。」

 

陈诺的变化是杨昌洪教育智慧的成功案例,他用各种方式,每天改变着这所学校每个孩子的习惯与命运。


杨昌洪心中理想的教育是让每个孩子的天性得到舒展,让他们的人格得到充分的尊重,让他们能够找到自己的目标。


△来源:杨昌洪博客、09 级学生


教育就是发自良知的慈悲,我们能做的是唤醒、成全、引导,不用成人的观念干扰孩子、评判孩子。


03


 做 20 件好事当做「惩罚」


去年我们招收的学生中,有一个大姐大,三年没有和父亲讲话了,经常喝酒打架,在学校和老师作对,把尿装进矿泉水瓶放在讲桌上,有一次打架引起了全校师生的强烈抗议,要求开除她。


我想,只要学生还没有触犯法律,我们就应该尽力地去帮助她,而不是加速让她毁灭。


我们不能嫌弃她、放弃她、抛弃她,于是我担保下来,用做 20 件好事来作‘惩罚’,我陪她一件一件地去做,去帮助老人、去关心智障孩子…


她善良的天性被激活,慢慢地开始改变。


事实上,杨昌洪的教育理念远不止一个小故事那么简单。


每一个来学校的新生,杨昌洪都会亲自带他的学生们参观「校史陈列馆」。



这里面收藏的是自己办学以来用到报废的所有东西:第一个炉子、第一部油印机、第一台电视机、一张二手沙发等。这些东西,都是当初杨昌洪从二手市场淘来的。


「看到这些东西,没有学生不动容的。」杨昌洪说。

  

而更重要的是,杨昌洪提倡老师和学生要融入到一起。

  

事实也是如此,在办学的这 12 年时间里,学校的每一位老师,每周都会到学生宿舍住一晚上,和孩子们沟通交流。


此外,杨昌洪还会和老师们一起,带着学生们爬山、野炊或是进行其他的集体活动,让这些问题学生们知道,他们也有人关心和照顾。

  

很长一段时间,杨昌洪还让他的学生们自己种菜,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一片菜园子。学校还养有一头猪,用于校庆的时候宰来吃。

  

杨昌洪这种独特的教学模式带来的效果非常明显,孩子们把这里当作家了。

  

一个让他颇为感动的例子是,孩子们还在简陋不堪的校园里为杨昌洪举办了一场校园婚礼,学生做主婚人、证婚人,还由高年级学生颁发「圣旨」赐婚,学生们自己杀猪煮饭,各自分工,晚上全校师生围绕篝火唱歌、跳舞。

  

在演讲台上,讲到这里的杨昌洪,眼眶已经有些湿润。


经费紧缺,没有独立产权的校舍,放弃到公办学校当校长的机会,在很多人眼里,杨昌洪简直是个“傻子”。


让杨昌洪坚持下来的唯一理由是他的信仰,「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教育可以让孩子改变,我只有通过教育的途径可以让流落的孩子重新笑起来」。


文章来自网络。

问你八个问题,让你马上变清醒(感触很深)

纪念杨绛|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

哈佛高材生用14分钟治好了我的拖延症!

如何掌控你的自由时间?

要让孩子知道,努力学习是一种责任!(强烈推荐)

龙永图: 我送外孙女去美国, 那种内在的力量是我们抗拒不了的


首页 - 西南交大出国留学 的更多文章: